当前位置:首页  /  机关建设  /  文化建设

茶园写意
字体[ ] 日 期:2020-02-25 来 源:中国财经报   作者:【视力保护色:          】

  一碧千里。这是我踏进那片茶园,脑海里一瞬间浮现出来的四个字。它是我对茶园的初印象,我觉得,再无其他词语可形容如此之景。 

  一丛丛青碧的茶叶肩并肩密密地挨着,枝丫整齐,它们在阳光下勾勒出柔和的轮廓,那线条连绵起伏,远望去,就像一片茫茫海洋。每丛叶上,都有着将探出头来的新嫩小芽儿,时不时微微颤抖,弱小的模样很是惹人怜爱。设计者别出心裁,在田间栽了几株花,有粉红的,也有明黄的,更衬得茶园一片生机。园子的周围是葱郁的树木,它们将一方茶园团团围住,就像一道鲜活翠绿的屏障。但依我看,这满园的春色,是要关不住了。 

  体验采茶的时间到了,我们每个人都分发到一个精致的小篮子,那是用来装茶叶的。我将它挂在肩上,庄重地理了理带子。“大家记住,采茶也有方法。注意,你要采一芽一叶,不能多也不能少,否则是无法利用的。”老师叮嘱说:“千万不要心,揪一大把,那是浪费,仔细些,别显得你不专业。”他调皮地揶揄道,惹得同学们纷纷笑起来。 

  于是我们开始了采茶体验。大家应该都是跃跃欲试很久了,因此老师一点头,就忙不迭地钻进了茶园。刹那间,田野里到处都是欢脱的身影。我低下头,在茶叶间环顾了一阵,然后试探着伸出手,轻轻揪下了一片叶子。细细看去,叶脉纹路清晰,边上是浅浅的齿状,茎上有一撮小小的芽。 

  这是老师所说的一芽一叶吗?我略想了想,便小心地捏着它去找老师求证。老师满意地点点头:“不错,聪明。”我笑了,雀跃地一溜烟儿跑开。接下来的时间,我的篮筐便开始被茶叶一点一点地填满,持续到我心中的成就感快溢出来了为止。 

  “唰啦啦”我看着面前的叔叔将我们采来的茶叶倒进一口锅里,然后开始翻炒。成堆的叶子在锅中滚动,时不时冒出丝丝白气。“这是在干什么?”我怔怔地问,叔叔抬起头,憨憨地一笑:“炒青。”似乎是怕我不理解,他又补充:“是要把茶叶中的水分蒸发掉,便于之后的工序。”说罢,叔叔又俯首继续自己的工作了。“那制作茶叶的步骤是什么呢?”我身旁的伙伴兴致勃勃又好奇地问。“噢,这可就多啦!采摘、晒青、凉青、摇青、筛青、炒青、揉捻……总之,需要经过多次加工,才能成为人们平常在商店里能买到的茶叶,就是加上刚刚那些,制茶的步骤还是没完的。” 

  我惊讶地吸气:“原来工程这么复杂?我还以为……以为只需要把采下来的叶子晒干就好了呢。”然后,因自己天真的想法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那怎么可能?孩子们呀,做什么事都不容易,是没有捷径可走的。”叔叔笑呵呵地说,而手下的动作未曾停止。 

  我若有所思。是啊,正因为制作茶叶的工序如此精细,此地才能被誉为黄山毛峰第一家。只要用心,成功的概率就会倍增。我随手拈了一片晒在窗边的茶叶放进嘴里,感觉又苦又涩。但在嚼了一会儿后,丝丝的甜便在嘴里漫开来,倒也不腻,但足以让人回味许久。 

  结果美满即可,过程再艰辛,也是值得的。 

  终于到了我期盼已久的环节——泡茶与品茶。不算太大的空间里有几张檀木桌子,上面摆放着壶、盅、杯。我心里一阵喜悦,不自觉地嘴角上翘起来。“咦,你认识这些东西啊?”朋友奇怪地问。我笑着点点头,一种熟悉的亲切之感顿时席卷了全身。至于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那要追溯到我的妈妈。 

  妈妈酷爱茶文化,故而我家中有许多论茶道的书。并且,她最爱做的事,就是在闲暇的时候泡一杯茶,然后举着杯子卧在沙发上,微闭一会儿双眼。“啊,岁月静好。”我只要见到她这副少有的悠闲模样,便会这么打趣她。而妈妈总是淡淡地回应:“是啊,茶温存人。”所以,这么日复一日地下来,我跟着她耳濡目染,学到了不少关于茶的知识。 

  如今,我也算是爱上茶了。“茶叶的种类、投放量的多少、水质的优劣、温度的高低、冲泡时间的长短,这些都是高深莫测的学问。”讲解员的一番话将我的思绪拉了回来,我赶紧甩甩头,端正坐好。“泡茶时,每一步都要谨慎。因此在这里,我想提醒各位——在倒水的时候最好计时,不然会影响到茶的口感。”底下像炸开了锅,同学们纷纷惊讶道:“老师,差一秒也不行吗?”讲解员郑重地点点头:“是的,时间最好精准。你们可以开始了。”屋子立刻安静下来,大家各自将茶包撕开,把茶叶倒入茶壶,然后再小心翼翼地举起开水壶,预备往里面倒水。“小心。”同伴细致地提醒,我应了一声,回她一个微笑。 

  壶里面的茶叶经水一冲,立刻浮了起来,如小船一般,在水面打着卷儿旋转。我望着茶叶,心底忽然一片清明。清水煎茶,新绿初开,是水给了茶叶第二次生命,使它从茶树梢上的一抹嫩绿缱绻成茶叶罐中的一生苍老,然后在滚水中重生,片片新绿,在水中舞蹈,尽情绽放,直到清清的水也被它们染成透亮的黄绿色。 

  一股淡淡的清香逐渐弥漫开来,在这气息中,我忽然明白了妈妈的话——茶如人生。人就像茶叶,得受得了高温煎熬,叶片由浮到沉再由卷到舒,中途需经历不少艰辛,最终才能包容百味,吐故纳新。几分钟过去,茶大概是煎好了,因为它的颜色已变得澄澈,我将茶水缓缓注入小巧的瓷杯中,拿起它,放在嘴边抿了一口。香郁清爽至极,而且味道格外醇厚,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或许,是由于这是我亲手沏的茶吧。 

  品茶,自然要细致,才能体会到其中的韵味。而人生也是如此,我们应在浮沉之间寻找生命的乐章。时光如白驹过隙,脚步匆匆。我的整个下午,便这样在茶园里消磨过去。临走时,不知从何处又飘来了阵阵茶香,缭绕在我周围。氤氲中,我的茶园记忆缓缓显现。 

  愿人生如茶般清浅安恬,先时苦,末时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