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机关建设  /  文化建设

走近流沙河
字体[ ] 日 期:2020-03-23 来 源:中国财经报   作者:【视力保护色:          】

  第一次知道流沙河先生的名字,是20多年前我在家乡上初中的时候。

  那一天我放学较早,和同学约好去他家玩耍,无意中从他家破旧的柜子里看到一本封面泛黄的老书,怀着好奇的心,我把这本名为《星星》的书抽出来。刚把书打开,目录里有个作者的名字就吸引了我,很特别却又容易让人记住——流沙河!从那时起,流沙河这个名字,已深深刻入我的脑海。

  再次看到流沙河这个名字,是在1980年,那时我刚参军不久。有一次,在连队阅报栏里看到报上一则有关文学青年学习班结业的消息,其中给文学青年辅导授课的作家名单中就赫然呈现着流沙河这个既陌生又熟悉的名字。流沙河,流沙河,多么富有诗意的名字!过了多少年之后,再一次印入我的脑海,着实让我为之心动。自那以后,我在工作之余,也渐渐热爱上了文学,尤其是爱上了诗歌,我对流沙河先生才有了一个大概地了解。

  他本名余勋坦,流沙河是他写诗作文的笔名;他青年时期,名冠天下;他26岁时因为组诗《草木篇》遭受了长达20余年的政治磨难,在此期间,他为了谋生,曾做过木匠,卖过苦力……后来,我又陆续拜读过他的许多充满睿智和深刻哲理的作品,如《隔海说诗》《南窗笑笑录》《流沙河诗话》等。见贤思齐,高山仰止,更让我对他——有着钢铁般意志的诗人流沙河充满了无限的敬意。

  庚申年仲夏,我终于有了一次走近诗人的机会。从武汉飞往老诗人居住的西南大都市——成都,在这个有着浓郁文化氛围的都市里,我心中有一种难以抑制的兴奋和激动。

  到宾馆下榻后,即与我的一位同乡兄长——中国现代文学史专家、著名学者龚明德先生联系。电话中,我把这次来蓉,想借此拜望流沙河先生的想法告诉了他,明德先生很爽快地答应了我。

  次日,我随明德先生来到位于红星中路八段的四川省作协旁边的一幢已显得有些陈旧的宿舍楼前,上了五楼朝右手的一间房,明德先生上前摁响了门铃。不一会,一位身材清瘦、面容白净的老人打开了门,并热情地招呼我们进屋落座。明德悄声告诉我,眼前的这位老人,正是我仰慕已久的诗人流沙河。

  待先生坐定后,我呈上了拙作诗集《为往事而歌》。先生微笑着双手接过,并用他那浓郁的四川话连声对我说:“年轻人,在尘世飞扬的社会能静下心来安逸地读书、用心地写作,这样很好。文学是一项艰苦的事业,热爱文学,要耐得住寂寞、经得起诱惑。”而后,先生又就文学的继承和创新、文学和生活谈了自己的看法。他说:“无论从事何种文学体裁的创作,都要善于学习我们民族的优秀东西。同时,古为今用、洋为中用,我们在学习借鉴外国文学一切好东西的同时,更不能忘了我们民族那些文化之根。”

  叮当,先生家的门铃响了。又有一批来自远方的客人拜访先生。我抬腕看表,已占用了先生许多时间,便怀着意犹未尽、万般难舍的心情与明德起身告辞。

  临别,先生再三告诫:“无论是文学还是生活,无论是做人还是做事,什么时候都不要忘了我们自己的根,只有向下扎根,才能向上结果。”

  是啊,我们又怎能忘了自己的根呢?流沙河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