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数据中心  /  财经分析

前5个月全国财政收入增长较快——重点领域支出有保障
字体[ ] 日 期:2021-06-18 来 源:财 政 部   作者:【视力保护色:          】

  6月17日,财政部发布财政收支情况显示,前5月财政收入保持较快增长,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增速达24.2%,比2019年同期增长7.3%。今年以来财政收入有何特点?在总体“紧平衡”下,基层“三保”(保基本民生、保工资、保运转)等重点领域支出能否得到保障?

  收入保持较快增长 

  目前,国民经济保持稳定恢复,作为经济“晴雨表”的财政收入表现如何?数据显示,5月份,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同比增长18.7%,比2019年同期增长6.8%;1月至5月累计同比增长24.2%,比2019年同期增长7.3%。

  专家认为,同比增速较快主要是受到去年同期基数低的不可比因素以及当前工业生产者价格指数上涨等因素影响,也反映了我国经济恢复取得明显成效。

  “今年以来,财政收支运行平稳、符合预期,充分体现了一系列宏观政策的积极效应。”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研究员白景明表示。

  北京国家会计学院财税政策与应用研究所所长李旭红认为,财政收入保持较快增长,反映出我国经济持续复苏,也为财政支出提供了保障。

  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包括税收和非税收入。从税收收入看,1月至5月累计,全国税收收入同比增长25.5%,比2019年同期增长6.8%,其中,国内增值税、企业所得税、个人所得税、进口环节税收同比增长均超过20%。

  白景明表示,企业所得税、个人所得税都保持比较高的增幅,反映出企业效益提升和居民收入增长,“特别是市场主体在减税降费等政策的有力支持下,生产经营好转,获得感增强”。

  此外,消费税、车辆购置税均实现较高增幅。“这两个税种的增长,反映了消费强劲反弹,对经济的拉动作用上升。”白景明说。

  1月至5月累计,全国非税收入同比增长16.2%。其中,随增值税和消费税附征的教育费附加收入恢复性增长等带动专项收入增长,以及各地加强和规范国有资源(资产)有偿使用管理带动相关收入增加,两项合计拉高全国非税收入增幅10.2个百分点。“非税收入呈现较快增长态势,表明我国财政收入统筹能力在增强,结构更趋多元化。”李旭红说。

  “随着提高企业研发费用加计扣除比例等新增减税政策效应逐步释放,同时受去年下半年同期基数相对较高影响,预计全年收入增幅呈现前高后低走势,财政收支总体上仍处于‘紧平衡’状态。”财政部部长刘昆近日表示。

  财力下沉力度加大 

  1月至5月累计,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支出同比增长3.6%。其中,中央一般公共预算本级支出扣除部分支出拨付时间比去年有所延后因素影响后下降3.3%,非急需非刚性支出持续压减;地方一般公共预算支出同比增长5.8%。

  数据显示,全国财政“三保”等重点支出增长较快,教育支出增长12.1%,社会保障和就业支出增长6.6%,卫生健康支出增长4.7%。

  “前5月财政支出平稳有序,支出政策得到有效落实,特别是‘三保’支出在去年较高基数上保持较快增长,体现出加大财力下沉力度,加强民生等重点领域支出保障。”白景明说。

  记者采访了解到,民生保障、乡村振兴、科技创新等成为各地财政投入重点。广东省实施“粤菜师傅”“广东技工”“南粤家政”三大就业工程,2019年至2021年累计投入48亿元,仅“南粤家政”就培训72万人次,带动就业创业115万人次。

  各地推进巩固拓展脱贫攻坚成果与乡村振兴有效衔接,财政资金投入进一步加大。陕西省2021年中央和省级预算安排财政衔接推进乡村振兴补助资金(原财政专项扶贫资金)108.61亿元,重点支持巩固拓展脱贫攻坚成果,优先支持欠发达地区特色优势产业发展。

  湖北省聚焦扶持壮大一批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整合一批农业品牌,打造重点农业产业链,完善利益联结机制强农富农。2021年至2025年,省财政每年安排5亿元,通过以奖代补、先建后补、保费补贴等方式,支持龙头企业开展科技攻关、农产品加工、关键设备购置。

  “下一阶段,财政收支还将处于‘紧运行’状态,支出压力还会比较大,特别是‘三保’支出全年需求往往前低后高,必须加强预算管理,促进积极的财政政策提质增效、更可持续。”白景明说。

   地方债发行达三成 

  6月17日,云南省发行460亿元新增专项债券,投向领域包括交通基础设施、保障性安居工程、城乡冷链物流基础设施、农林水利、社会事业等。当天,发行地方债的还有海南、黑龙江、内蒙古等地政府。

  地方政府债券特别是专项债券,对带动有效投资具有重要意义。数据显示,截至6月15日,全国地方累计发行新增地方政府债券12850亿元,占已下达限额的30%,其中一般债券4205亿元,占已下达限额的53%;专项债券8645亿元,占已下达限额的25%。专家认为,今年发行进度较去年同期有所放缓,主要是考虑2020年发行的专项债券规模较大,政策效应在今年仍会持续释放。

  “去年我国采取适度提高赤字率、扩大专项债规模等措施应对疫情冲击,今年新增专项债规模略有下降,发行速度也有所放缓,但基本能满足项目融资需求,也有利于控制地方政府债务规模扩大。”白景明说。

  李旭红也认为,新增地方债务有所减少,有利于财政风险控制,同时债券发行使用情况良好,可以发挥积极财政政策对经济的带动效应。

  财政部统计显示,从资金投向看,5月份发行的新增一般债券主要用于医疗卫生教育等社会事业和交通基础设施、乡村振兴、农林水利、市政建设等;新增专项债券主要用于市政及产业园区基础设施、棚改和老旧小区改造等保障性安居工程、医疗卫生教育等社会事业、交通基础设施等。

  “下一阶段,要继续用好地方政府专项债券,指导地方加强项目储备,合理把握发行节奏,尽快把资金落到项目上,防止资金沉淀,提高债券资金使用绩效。同时,还要防范化解地方政府的隐性债务风险。”白景明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