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财经要闻

财政电子票 星火正燎原 ——各地推进财政电子票据管理改革工作纪实
字体[ ] 日 期:2019-02-19 来 源:财政部   作者:【视力保护色:          】

 1月24日,作为湖北省医疗行业首个财政电子票据管理改革试点单位,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以下简称“华中协和医院”)在线开出了该省第一张医疗门诊收费电子票据。财政部财政票据监管中心负责人表示,这意味着我国成功开具出财政电子票据的省(自治区、直辖市、计划单列市)已增至15个。

  这位负责人介绍,按照改革进展来说,北京、山西、黑龙江、江西、四川、宁夏6个省(区、市)已经全面推开财政电子票据管理改革工作;河北、吉林、宁波、山东、湖北、广东、深圳、重庆、甘肃9个省市也已经试点展开该项改革。

  去年以来,参与财政电子票据管理改革的省市越来越多,覆盖的行业也由高校向医疗、交通等领域不断扩展。同时,随着财政管理部门政策保障上的持续加力,改革进程开始向纵深推进,其中,四川省的改革成效已经实现了向市、县推广延伸。

  政策保障成为改革坚实“后盾” 

  为深化“放管服”改革部署,贯彻“互联网+政务服务”要求,提升财政票据监管效能,2018年11月,财政部印发《关于全面推开财政电子票据管理改革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决定全面推开财政电子票据管理改革。

  《通知》指出,财政电子票据试点地区应在充分总结改革试点经验的基础上,将财政电子票据管理改革推广至所在地区的全部单位和全部财政票据种类。此外,财政电子票据入账试点单位应按财政电子票据入账有关规定积极探索开展试点工作,推动财政电子票据的接收及归档,为全面推行财政电子票据入账积累经验。

  据了解,2017年7月,财政部发布了《关于稳步推进财政电子票据管理改革的试点方案》,之后针对各试点地区的改革进展情况和遇到的问题,又相继出台了一揽子侧重点不同、贯穿改革各个环节的财政电子票据管理改革办法。例如,针对长期以来财政电子票据“入账难”的现状,2018年12月7日,财政部发布了《关于开展财政电子票据入账试点工作的通知》,将南开大学、天津大学、西北工业大学等单位确定为财政电子票据入账试点单位,并规定各试点单位要制定完善的财政电子票据管理制度,配备专门人员,负责财政电子票据接收及归档保存等工作,确保财政电子票据的真实、可靠、完整、可用。

  财政部财政票据监管中心负责人介绍,此次财政电子票据入账试点工作的开展,将打通财政电子票据管理流程的“最后一公里”,促进财政电子票据的应用及推广,提高各单位会计、档案管理工作的水平和效率。

  全面推开财政电子票据管理改革必须尽快解决财政电子票据样式不统一的问题。财政部财政票据监管中心负责人坦言,近年来,尽管财政票据管理部门按照“简并票种、统一式样”的工作思路对财政票据种类进行了精简,对票据规格、式样逐步进行了规范,但目前,全国财政票据种类仍然较多,票据式样也各异。“这不利于财政票据的社会化流转和真伪查验,给财政票据异地相互认证带来困难,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社会公众对财政票据的认知度。”

  由此,2018年12月19日,财政部印发了《关于统一全国财政电子票据式样和财政机打票据式样的通知》,提出自2019年1月1日起,启用全国统一的财政电子票据式样和财政机打票据式样,并规定两者均由财政部设计,各级财政部门按照职责权限做好相关管理工作。

  除了政策层面上的保障,上述负责人介绍,为了指导和督促各省市积极推进财政电子票据管理改革工作,财政部财政票据监管中心于近期建立了省市级财政电子票据管理改革进展情况周报制度。“通过定时收集各地财政电子票据管理改革工作开展的进度、成效和问题,我们可以及时了解情况、追踪问题,并在此基础上为其提供有效的帮助。”

  对于新建立的周报制度,不少省市的财政票据管理部门纷纷“点赞”。广东省财政厅相关负责人表示:“这项机制有利于推动改革,确保改革都有部门牵头抓落实;有效提高改革整体工作进度,督促各地齐头并进实施;最大程度了解掌握各地工作实情,有效进行相关资源调配。”山西省财政厅相关负责人表示,部省间的周报联系制度进一步密切了部省间的工作联系,为地方反馈工作进度、反映实际困难提供了良好的沟通渠道。

  改革覆盖领域逐步扩大 

  在相关政策机制的保障下,去年以来,财政电子票据管理改革的覆盖领域不断扩大,不少地区将改革难度大、紧迫性强的医疗卫生、交通、景区收费行业作为改革的“排头兵”。

  “湖北省将医院作为该省财政电子票据管理改革的首个试点领域,足以体现他们改革的决心和力度。”在财政部财政票据监管中心负责人看来,医疗财政电子票据覆盖面广、用票量大,既是改革的难点也是重点。

  湖北省财政厅相关负责人认为,选择医疗单位推广财政电子票据管理改革,惠民意义重大。“医疗行业在民生领域具有特殊地位并且与群众利益密切相关,通过财政电子票据管理改革,可实现群众缴费后及时获取电子票据信息,自主查询打印电子票据,解决窗口排队取票的烦恼。”

  为了保障第一张医疗财政电子票据成功开具,湖北省财政厅建立了试点工作督办机制,“在华中协和医院试点实施期间,我们每周一下午召开项目进度进展会议,就项目进展和遇到的困难充分交换意见,以保障试点单位财政电子票据管理改革工作顺利完成。”

  与湖北省相比,四川省医疗领域的财政电子票据管理改革起步更早。自2018年9月26日开出全国首张医疗财政电子票据以来,截至2019年1月29日,四川大学华西医院已累计开出医疗财政电子票据45万张。

  四川省财政厅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目前,华西医院已实现为所有线上业务提供医疗财政电子票据服务,包括华西通、自助机、诊间扫码缴费等线上缴费业务。

  除了医疗卫生领域,立足各地实际,更多与民生相关的行业也被不少地区纳入试点范围。山西省财政厅相关负责人介绍,自2018年4月1日,五台山风景名胜区成功开出第一张财政电子票据以来,该省改革范围逐步扩大。从行业来看,现已扩大到公安部门、高校、招生考试、社团等领域;从票种来看,已由单一的非税收入票据扩大到除医疗票据的全口径财政票种。截至2019年1月,山西省共开具财政电子票据307.47万份,涉及金额11.8亿元。

  不同行业的财政电子票据管理改革需要基于实际情况“特事特办”。山西省财政厅相关负责人说:“今年以来,按照省内各个单位提出的改革需求,如五台山风景名胜区提出的‘增强游客体验感、减少工作环节’,省公安部门提出的‘一网通一次办’,省属高校提出的‘建立校内统一平台、服务方便学生’等改革思路,山西省财政厅立足实际、主动作为,对每一个改革需求单位采取上门服务的方式,一个环节一个环节走、一个流程一个流程过,精准剖析各单位的实际需求,圆满地完成了单位收费财政电子票据改革的任务。”

  据了解,目前高校仍是财政电子票据管理改革成效较为明显的领域之一。

  按照2018年12月17日正式印发的《广东省财政电子票据管理改革实施方案》,广东省选择省直单位及深圳市同步开展试点,优先上线继续教育类电子票据,并于2019年1月11日,在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开具出第一张财政电子票据。

  广东省财政厅相关负责人介绍,截至1月30日,全省范围内已初步完成125所高校(院)对继续教育类票种的推广覆盖,累计开出电子票据2238张,金额达591.99万元。

  深圳市也确定了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局、住房保障署、考试院、不动产登记中心、南山区人民法院和2家幼儿园作为首批试点单位。目前,2家幼儿园均已完成财政电子票据系统操作培训,上线开具财政电子票据工作全部就绪,待新学期开学即可开票。

  随后,广东省还将着手研究车辆通行费、出入境非税票据和医疗收费等民生密切关注领域,切实增强服务对象和群众的获得感。“以港珠澳大桥车辆通行费电子票据改革为载体,我们准备推进政府还贷高速公路车辆通行费电子票据运用,提高港珠澳大桥车辆通行‘无感度’。”广东省财政厅相关负责人说。

  改革成效向市县延伸 

  1月22日,四川省达州市中心医院成功开出了首张医疗财政电子票据,标志着该市医疗财政电子票据管理系统正式上线,这也是全国市州级医疗单位开具的第一张医疗财政电子票据。

  从去年9月份开出第一张省级医疗财政电子票据到今年1月全国第一张市州级医疗财政电子票据的成功开具,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四川省便实现了将财政电子票据管理改革成效快速向市、县延伸的目标。

  记者从四川省财政厅了解到,截至目前,四川省本级113家单位已经完成了改革实施工作,全省21个市(州)印发了财政电子票据管理改革实施方案,其中,18个市(州)成功开出了财政电子票据,116个县(区)启动了财政电子票据管理系统实施工作,全省累计开出财政电子票据62万张,开票额达5.5亿元。

  四川省财政厅相关负责人坦言,在市、县推广财政电子票据管理改革并非一帆风顺。“改革过程中,市、县存在着对财政电子票据认知度不够,分不清财政电子票据与财政票据电子化管理的区别,对财政电子票据管理改革带来的社会价值和重要意义理解不够等畏难情绪。”省财政厅通过组织专题培训、到基层走访调研、加大宣传力度等方式,让各级财政部门票据管理人员充分认识了财政电子票据管理改革的重要意义,有力地促进了该省财政电子票据的全面有序推广。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随着各地财政电子票据管理改革逐渐向纵深推进,尽快将改革推广延伸至市、县,实现改革成效的“下沉”成为不少地区的共识。

  按照财政部全面推进财政电子票据改革的工作思路,山西省已对各市县进行了全面布置,长治、晋中、大同等市已率先启动了改革的前期准备工作。湖北省财政厅下一步将分批对市、县财政票据监管部门和财政票据使用单位人员进行财政电子票据管理系统操作培训,按照“成熟一个、推动一个”的原则,有序稳步推进财政电子票据管理改革工作。